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0724151357.png
互联网家政平台“轻松到家”的日子,最近不太轻松。

7月17日,深圳市轻松到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轻松到家”)发布声明称:因资金链断裂,整体负面的信息发酵对企业销售及交付带来沉重打击,7月18日起,公司将暂停全部业务销售、交付,恢复时间待定。

“被这家公司拉黑了,拒不退款”、“退款要排到2023年11月”、“拖欠了阿姨们五个月的工资”。在黑猫投诉等平台上,不少用户、员工、供应商集中投诉轻松到家退款难、拖欠工资等问题。

爆雷的苗头,在今年5月就已出现。从5月起,轻松到家就深陷“跑路”“集资诈骗”传闻,轻松到家在多次辟谣、全面提价后,经营困难的局面仍在继续,多名员工、其旗下部分家政阿姨也于近期集中离职,走上讨债之路。

这个家政O2O(线上线下结合)平台成立于2014年,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提供上门保洁、做饭等服务,创立当年服务人员超过3000人。互联网家政的方式,曾吸引了一批一二线城市的年轻人。2017年9月,轻松到家登陆新三板,但由于连续亏损、业绩不佳,不到两年时间,公司股票就终止挂牌。



如同O2O创业潮中的众多企业一般,轻松到家也陷入了商业的泥潭。

《天下网商》采访了多名被拖欠资金的用户、前员工、平台家政人员。他们不解的是,为什么一家创立了8年、拥有众多用户和资金的平台,会轰然垮掉?垮掉的前夕,轻松到家甚至还在大力促销。

资金链断裂,上月还在“大力促销”
7月17日,李米看到轻松到家暂停交付的说明时,整个人愣了。

上个月,销售人员还在不断拉群推销套餐,并在群里游说:“再不买就涨价了”,不少客户立刻下了单。

“从5月初开始,就一直有轻松到家爆雷、跑路的传闻,但我对接的销售人员非常坚定地否认。”工作人员的态度让李米松了一口气。她的账上还有4000多元尚未消费,因此没有继续充值。

7月初,平台的家政人员仍按时上门打扫,然而公司一纸声明发出后,李米对接的销售不断更换,从前服务的家政阿姨离职,充值的套餐也没能退款。一大笔钱还未消费,就打了水漂。

在声明中,轻松到家承认部分用户退款出现了延后,承诺会对用户的申请进行分批有序退还,还在声明末尾附上了一个客服人员的企业微信二维码。但用户反馈无法添加这个微信账号,《天下网商》尝试添加,但显示“该用户不存在”。

深圳的黄君更是郁闷。

2021年,在朋友的介绍下,黄君购买了三次轻松到家家政试用套餐。试用期间,预约快、家政阿姨专业、客服全程跟进,更重要的是,轻松到家的服务价格是25元每小时,略低于当地其他家政30~40元每小时的价格。

试用套餐结束后,黄君当即购买了3988元/48次的家政套餐。由于对家政服务的需求量大,她在广州、深圳两个城市分别充值,总计近两万。



今年7月8日起,黄君发现,平台开始预约不上,约好的家政人员也多次爽约。这让黄君选择不再相信,提交了退款申请,但一直没有等到退款。

“有几个对接的销售,目前也已经离职,不回信息,据说他们自己的工资也被平台拖欠。”黄君感慨。

拖欠多名家政、供应商薪资
更早感受到危机的,是家政阿姨以及加盟商。

49岁的李阿姨,年轻时便从四川去往佛山打工,开过烧烤店、做过服务员。两年前,她在轻松到家接受培训,成为一名家政人员。

从今年年初开始,李阿姨就开始收不齐当月工资。她春节期间几乎每天上单,但一个月下来,只拿到公司偶尔发放的几百元。每次讨薪的时候,平台人员都会安抚,表示“公司受到疫情影响,工资无法一次性发齐,会分批发放”。

更糟糕的情况接连出现,工资从少发到不发。“好话、坏话都说了,就是不发。”李阿姨对《天下网商》表示,轻松到家共拖欠自己2.8万元工资。

因被拖欠工资,不少阿姨选择离职。这也是用户端订单无法履约的主要原因。

同样遭遇欠薪的还有加盟商。轻松到家的家政人员,5000名来自于自营培训,另一部分则来自于加盟商。

佛山一家家政公司从去年开始承接轻松到家的保洁业务,但今年以来,合作了几个月,没拿到一分钱。

“阿姨的工资要发,但是平台方各种拖延。”该名家政公司负责人表示,本来承诺结清的账款不断延期。据统计,轻松到家一共拖欠她82000元货款。据悉,深圳当地另一家加盟公司,目前也因拿不到欠款、发不出阿姨的工资而宣告倒闭。

据《天下网商》了解,轻松到家近几个月,也拖欠了员工工资。

钱还能拿得回来吗?还能拿回多少?没人给出答案。

7月18日,因退款和发放工资困难,一些深圳当地用户和阿姨赶赴位于深圳南山区的轻松到家总部,却发现这里因拖欠租金被物业查封。

告示显示,截至7月13日,轻松到家已逾期38天未缴纳租金,拖欠租金34.4万元,产生违约金合计7918元。从用户、员工、加盟商到物业方,都成为该公司资金链断裂后的直接受害者。

4年亏超1.3亿,因低价补贴而不堪负重
从2014年拿到数百万元Pre-A轮算起,轻松到家获得了来自雷雨资本、光信资本、恒泰资本以及明星曾志伟等共计超亿元融资,此后也有过2年的新三板上市经历。

另外,轻松到家的充值模式,也能让它预先获得一笔可灵活周转的资金。

经历过多轮融资、外加看起来可行的资金周转方式,轻松到家为何会“失速”,走向这样的结局?

从轻松到家的经营细节以及不少前员工的口中,不难得到答案——直至停止运营的前夕,轻松到家仍然靠低价策略作为市场竞争的主要手段。

翻看其官方公众号过往内容可以发现,轻松到家主要以优惠促销活动为主。单次4小时保洁服务,售价仅89元,相当于一小时22元。用户如果充值,更是可以参与3998元/48次的优惠活动。

目前,市面上普通家政公司的保洁服务价格通常在30元到40元一小时,一二线城市价格更高。这样对比,轻松到家的价格几乎是同行的6折左右。

“平均收20多元一小时,但是付给阿姨的是30-35元每小时,用的依然是低价补贴市场的模式。”轻松到家前员工告诉《天下网商》,光是付给阿姨的工资就远高于客户支付的订单价格,这还没算上平台的运营成本——在内部,刨除给家政阿姨的分成后,支出的大头主要是运营费用,集中在研发部、抖音电商部、品牌部。

据此前轻松到家在新三板信息披露的资料显示,轻松到家常年处于亏损状态,2014年至2018年上半年,公司累计营收达8718万元,累计净亏损额高达1.37亿元。

持续打了多年价格战的轻松到家,并没有换来高市场份额——极数发布的《2021年中国互联网家政服务行业报告》,以月活用户计,前十大服务平台并无轻松到家的身影。低价补贴模式也成为其资金链断裂的主要原因。



曾经的O2O浪潮幸存者,如今一地鸡毛
从2014年O2O赛道起势,轻松到家依靠低价补贴获得了先发优势。

以低价补贴获得用户,是如今不少互联网平台成立初期的通行法则。在跑通商业链路之前,它们都在“烧钱”补贴,抢占市场,以期在最后获得赢者通吃的局面。这种模式本身没问题,在滴滴、美团地推的前期,满大街都是地推人员,“9毛钱一盒的鸡蛋”、“扫码注册首单免费”、“两元吃外卖”的活动比比皆是。

当时,同样在O2O赛道的河狸家创始人孟醒曾表示,自己一个月就烧掉了1500万元左右,发过价值100元的美甲券,都是干赔。

但几年后,O2O死亡名单上逐渐多了很多熟悉的名字。烧钱补贴的模式是被验证过的,但它相当考验平台的家底,以及平台能否以亏损换得足够大的市场份额。资金充足的时候,平台们的订单、增量都跑得特别快,但一旦失去资本,公司的业务垮得也很快。

烧钱可以,但对于公司来说,短期烧钱只能是前期投入,为的还是长期盈利。

作为O2O浪潮中的幸运者,轻松到家一路摸爬到了2022年。但它还是沿袭着O2O低价补贴的模式,造成了现在的“失速”。

“公司在资金不畅的情况下,在5月接连开通了珠海、中山、武汉、长沙、成都、西安等城市的服务点。”轻松到家前员工表示。这样的动作,是希望先拿到一部分充值,暂时度过目前资金短缺的困难。但结果已经宣告失败。

目前,在其公众号上,不少消费者的订单显示,退款已排到2023年11月。这样的操作,不免让人想到蛋壳公寓和ofo。



曾是创业明星的共享单车品牌ofo,在2018年宣告资金链断后,不少用户线上排队退款,有用户排在了第11653896位,预计需要400年时间才能获得退款……如今,ofo已经转型为电商返利平台,退99元押金需要消费数千元甚至上万元。

轻松到家究竟会否勇于担责,处理拖欠用户、家政阿姨、供应商的资金,还是就此跑路,目前还不明朗。

“欠薪之后,我们就回老家摆摊了。这几天,我和几个姐妹还要去佛山讨工资。”李阿姨在与《天下网商》的对话中,打出这样一行字。她也期待,这场风波能够尽快过去。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