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224164937.png
时间倒退7年。2014年3月,腾讯突然发布公告宣布入股京东。腾讯创始人、当时的腾讯总裁马化腾,和时任腾讯电商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的刘炽平发布了内部邮件,表示通过与京东的深度合作,腾讯将继续参与增长迅速的实物电商业务,并大力发展支付平台。

7年之痒。2021年12月23日,这桩当年由京东投资人、高瓴资本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磊牵头策划的交易,走到了一个转折点。

当天一早,腾讯突然宣布以中期派息方式,将所持有约4.6亿股京东股权发放给股东。本次派息后,腾讯对京东持股比例将由17%降至2.3%,不再为第一大股东,同时腾讯总裁刘炽平也将卸任京东董事。



一时间,业内外刷屏、热议不断。

若以京东集团昨日(12月22日)港股收盘价279.2港元/股计算,4.6亿股派发对应市值1284亿港元,堪称目前国内上市公司里最高的分红之一。

尽管腾讯方面表示,分配后腾讯仍持有京东股份,作为京东战略投资伙伴的身份不会变,并对京东的前景依然充满信心,与京东共赢的业务关系亦不受影响,但受此消息影响,港股开盘后,京东股价一度跌超10%,腾讯则保持了不低于4%的涨势。与此同时,同样属于腾讯被投企业的快手、美团,在今日港股中出现了2%-4%不同程度的跌幅。

业内对腾讯的此番举动,也出现了争议与分歧。究竟,撕掉腾讯标签,对京东是喜是忧?

截至记者发稿,京东集团港股跌幅7.88%,总市值7999.65亿港元。

腾讯投资路径转换

根据腾讯公告的派息安排,合资格股东持有每21股股份,将获得1股京东集团A类普通股。非合资格股东将无权收取京东集团股份,但将按于记录日期就所持有的每21股股份获发1股京东集团A类普通股的基准就彼等持有的股份收取现金代替京东集团股份。

而随着此次腾讯派息式转让京东股权这一标志性事件,成为其已有的近13年投资历史的一次重要转折点。腾讯背后万亿级投资规模也正式曝光台前。

腾讯浩浩荡荡的投资生涯始于2008年。

2008年,腾讯成立了投资并购部,专注于全球范围内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相关领域投资和并购。此后的13年间,腾讯在文娱传媒、消费零售、民生教育、金融科技、企业服务等各个重要领域均有投资触手,每一领域均有数个响当当的赛道“头号玩家”。





腾讯投资13年中投资数量及退出数量 图片来源:IT桔子

即便在即将过去的2021年,腾讯依旧无愧“投资之王”的头衔。IT桔子数据显示,腾讯系(主体包括腾讯、阅文集团、腾讯音乐娱乐集团、腾讯云、腾讯众创空间)在2021年一共投资了251家公司。

在社区团购赛道,腾讯今年参与了兴盛优选30亿美元的D轮融资,又在4月美团的百亿募资中认购了4亿美元;电商、物流方面,腾讯参与了日本乐天的投资,甚至传出对极兔速递的投资。此外,火热的新消费赛道同样也没少腾讯的身影,如新茶饮品牌喜茶,中式糕点墨茉点心局,中式面馆和府捞面,“玻尿酸龙头”福瑞达,新国货美瞳品牌MOODY。此外,就在今年双11,腾讯还领投了小红书新一轮5亿美元融资。

刘炽平曾在2019年的一次对外演讲中,将腾讯的合作伙伴分为三大族群:To C合作伙伴、To B合作伙伴、投资领域的合作伙伴。他强调,对外投资为腾讯打开了很多To C和To B的新领域,让公司能够与一个比腾讯更大、更丰富的生态进行合作。

在看得见和看不见的战场,遍及吃喝玩乐衣食住行,腾讯几乎都参与其中。作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腾讯战投规模异常庞大,投资也成为腾讯的核心优势之一。公开数据显示,腾讯对外投资规模在2020年就已经突破万亿级规模。

北京工商联副主席、振兴国际智库理事长李志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腾讯的做法很聪明。

一方面,这样可以让腾讯的广大股东有一个好的投资收益,也侧面体现了腾讯在产业投资方面已经形成了“投资-扶持-收益-分配”这样一个完整的循环。腾讯未来整个生态布局,可能都会按照这种模式为股东创造价值。

另一方面,这种派息式的分配方式也符合当下中央提倡的共同富裕目标。同时,这种分散股权的方式,也避免将腾讯和京东捆绑在一起,减轻了当下来自平台经济反垄断等层面的压力。

此外,李志起还认为,事实上,腾讯在投资收益上的利润和收益,本身也属于腾讯的全体股东,只不过(股东们)以往是间接地持有股份和得到回报,现在则是更加透明地均摊,分摊到每一个股东身上,在财务角度来看,也是完全合理合法的。

李志起判断,对于腾讯而言,这样的做法也体现了腾讯“功成身退”的投资风格,也就是不过分追求投资企业在市场份额上的垄断性,以及具备先天优势的优越感和存在感,而是追求在资本层面上给股东创造价值。

“这是腾讯在投资风格上的重要变化,这或许不是最后一个案例。”李志起补充道。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选择以特别分红形式,将京东股份分配给股东,无论是对于腾讯、京东、还是腾讯的股东,都是一种成本最低、影响最小、获益最大的选择。

沈萌认为,腾讯对部分企业的初期投资,目的应该有两个,首先是它们自身都具有较好的成长潜力,能够带来收益保障,其次是这些项目本身有可能和腾讯在某些角度具有合作的空间。

“但是对于腾讯来说,不可能所有的投资标的都有合作空间的考虑,所以第一个目的更突出。而且被投资的部分企业也有比如同股不同权的架构,腾讯话语权并不大,因此就只能单纯作为财务投资考虑,像对京东这样的操作,未来很可能还会出现。”沈萌说。

“这种派息也是一种退出。”李志起解释,“退出以后,(腾讯)更多的资金会流向真正的科技创新、原始创新,以及一些基础的创新力,这也是腾讯长远发展的重要保障。”

对京东未必是件坏事

腾讯与京东的牵手,也曾是圈内的热门话题,颇多猜测。直到2018年,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对话了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在那次对话中,刘强东首次透露了为什么腾讯最后会将电商业务交给京东来做。

“在此之前我和Pony(马化腾)、Martin(刘炽平)见了好多次,秘密谈判,但每次他们都说再等等。后来我去了美国待了八个月回来后,一谈立马就给我了。”刘强东在回忆最初腾讯投资京东时的细节说道。

原因在于,刘强东赴美留学七八个月的时间,腾讯调动所有资源,强势灌流量、投物流,最后没有与京东的差距缩小,反而更大了。“竞争对手的老板不在公司,底下的兄弟们都打不过人家。既然没法打,交了吧。”刘强东回忆。

2014年3月,腾讯宣布入股京东,同时腾讯原有的电商业务也加入了京东,此后,腾讯还参与了京东IPO认购,双方在各个领域开展了许多层面的合作。

而在牵手近8年后,这桩由京东投资人、高瓴资本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磊牵头策划的交易,来到了一个突如其来的转折点。

腾讯公告称,“我们认为现在是适当的时间,采用适当的方式向腾讯股东直接分享我们对京东的投资成果。虽然我们直接持有的京东股份大幅减少,但京东仍将是我们重要的战略伙伴,我们之间的战略合作关系还会继续保持,双方团队的深厚友情不会变化。”

这句话可以解读为,一方面,腾讯与京东在战略业务方面依旧能够打配合,另一方面,从长期来看,京东的基本面实际并没有变化。此番“腾讯标签”的撕去,对于京东而言未必是件坏事。

从京东角度而言,近几年其相对稳定的业绩表现及增长,加之不断拓宽业务版图的进击,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生态系统”,京东对腾讯的依赖度也在降低。



京东大厦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资料图

8年间,京东成功从PC向移动互联网转型,GMV实现了超10倍的增长。此外,无论是业务构成、模式转变还是品类扩张,京东均走在第一梯队。如今,京东美股市值超过千亿美元,2020年成功回港上市,旗下京东健康、京东物流纷纷独立拆分登陆港股,具备独立融资的能力。

如今,京东不断夯实新型实体企业的定位,在全渠道出击,此番腾讯标签的“掉落”,对京东来说,是加速回归自身价值本位。

就在今年双11前夕,京东在主站开设“附近”入口,上线小时购业务,这也是京东本地零售供应链的重要落子,至此,京东布局的“三大五种”供应链形成了完整的生态场景。

首先,除以京东零售主站为代表的B2C模式外,京东也拥有京东生鲜、京喜、京东物流产地仓为代表的产地模式。在本地零售方面,京东拥有京东小时购、京东到家为代表的到家模式,以京东便利店、七鲜超市、京东家电专卖店等实体门店为代表的到店模式,以及京喜拼拼为代表的社区模式。

从外部环境而言,互联互通已是当下大势,换个角度讲,过去通过股权捆绑加持的腾讯流量优势也将并非绝对稀缺。从拼多多作为电商第三极的崛起,到如今抖音电商、快手电商不断释放新势力的号角,电商市场趋向更加公平竞争的态势。但同时,驶出腾讯“避风港”后的京东,也需要加强战斗力,直面竞争。

沈萌认为,京东目前对独立发展的需求愈加明显,适时解除两者深厚的股权关联,有利于双方接下来的发展。

“对于京东来讲,(此次减持)既符合目前京东的现状,因为其实腾讯是不怎么参与京东的日常管理和决策的,这样能让京东更好地成为一家公众上市公司,避免了单一大股东对它的影响,其实是完善了京东的治理架构,让它变得更加透明和公平。”李志起认为,电商市场逐步走向规范化,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前期无序的野蛮扩张终将结束,一个更加公平竞争的态势将到来,商业世界也将回归本质。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