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220328143411.png
晚上10点的后厂村依然灯火通明。对于还在办公大楼里的“打工人”来说,打车的晚高峰才刚刚开始。更晚一些时候,上地八街排满了打着双闪的网约车,双车道似乎已经承载不下刚刚走出办公楼里的年轻人。

这里是号称“占据中国互联网半壁江山”的中关村软件园,因为背靠后厂村路,人们更习惯把它叫做“后厂村”。“村里”云集了腾讯、百度、网易、新浪、滴滴等科技巨头,吸引了无数互联网人才。

躲过了后厂村“晚高峰”,和团队一起加班到11点的李薇终于到家。打开手机,工作群又有几十条未读。她对此已经习惯:打工人的“超长待机”总是要不可避免地以其他形式存在。

而对于在字节工作的许文来说,加班结束后,找一家居酒屋小坐一会儿,是他一天中最为放松的时刻。

“打工人没有下班自由。”许文说,他形容自己就像是在一艘超级巨轮上运转的螺丝钉,每月上万的房贷压力、为孩子换一套海淀学区房,是他“运转”的动力。

李薇和许文的经历,是互联网企业加班文化的冰山一角。智联招聘2022年春招市场行情相关报告中提到一组调研数据:7成职场人有加班经历,其中22%表示加班是常态,13.4%平均每周加班3-4天,32.5%每周加班1-2天。

但一些变化正在发生。

“1065”(即早上10点上班,晚上6点下班,一周工作五天)、“1075”(工作时间为上午10点至下午7点,一周五天)工作制陆续开始在腾讯、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大厂的业务部门推行。一时间,反内卷、WLB(Work/ Life Balance)成为职场热议的话题。

与此同时,北京市也宣布开始为期两个月的超时加班集中排查整治。

在互联网企业增速放缓、亟须寻找下一个增长点的背景下,如何平衡企业发展与人力投入、重新审视年轻人职场生态,关注员工的身体健康与心理健康,成为大厂们必须面对的课题。


离ICU只有再加一次班的距离

从2021年延续到2022年,关于互联网内卷与加班文化的讨论从来没停止过。

2022年1月,腾讯应届生怒怼管理层,批判加班文化;2月,B站审核员工春节加班猝死;仅半个月后,字节员工在健身房猝死。有人在网络发声,“我们离ICU,真的只有再加一次班的距离”。

究其原因,互联网流量红利见顶、科技股市值大幅缩水,35岁危机叠加裁员传闻恐慌,“打工人”不得不“卷起来”。尤其是,大厂的绩效考核制度决定了员工定下的工作量只多不少。互联网企业通常会用KPI或OKR作为员工绩效衡量指标,每年进行两次绩效考核,根据阶段成果评等级,并实行末位淘汰制,拿到较低的档次很可能被辞退。

此外,绩效等级关系到升职加薪和年终奖档次,“大家还是想拿到更好的绩效,所以才会卷起来,过度加班以追求更高的产出。” 字节跳动员工佳莉表示。

第一财经此前曾采访了前字节跳动审核岗员工,他透露,虽然审核岗工作内容较为简单,但内卷之下,对员工的审核效率和审核质量的要求已经越来越严格。

“现在已经卷到审核效率达到1.1-1.2,都有可能属于比较靠后的排名。”他表示,自己此前在字节每天的任务量为500-1000条内容,绩效排位的竞争之下,在达标基础上又多审核20%,审核效率达到1.2的比比皆是。审核岗的薪资在4-6k左右,但加班更多、绩效好的话会有所上浮。

而一位在新一线城市负责视频业务审核的员工告诉记者,审核的工作难免枯燥乏味,更难言晋升与自我价值的成长空间。“公司零食区域常年堆满了红牛和咖啡,尤其是夜班审核工作需要时时刻刻紧盯画面是否违规,能熬得动夜的普遍是年轻人,但这样的工作无法长久。”

美团员工朱怡则对记者表示,自己加班有两种情况,一是新项目上线时最忙,“领导会向上汇报一个上线时间,之后会不断push你必须在那个时间内完成上线。”另一种情况是接了一个新项目,得在下一次绩效考核之前做完,“要是在打绩效之前不能做完,就相当于这几个月做的东西都没有结果,从而影响到绩效考核。”

报酬仍然是对打工人最有效的激励方式。拉勾招聘2021年的报告显示,85.4%的互联网人认为平台够大或薪酬足够的情况下,可以接受上班时长超过国家规定时间的非正常工作制,74%的人会因为升职加薪的诱惑而选择不躺平。

当然除了薪酬奖励外,成就感和团队氛围同样重要。

谢珈在某电商类大厂的新部门,对她来说,加班到12点至1点是常态,“因为是新成立的部门,类似创业公司,一年亏损几千万,上面到下面的人压力都很大,需要快速迭代、快速出成果。”

每年双十一和双十二大促期间,谢珈都会加班到三四点,但她形容自己是痛并快乐着,“老板自身能力很强,能够学到很多东西,而且自己独立做项目,有机会产出,可以得到很大的锻炼和成长。”此前,她的绩效拿到了标准的2倍,也同时得到了述职晋升的机会,对她来说,所有的夜没有白熬。

在谢珈看来,在项目初期的快速迭代期间,加班是不可避免的,当商业模式成型,市场份额站稳脚跟,预计加班和压力也会小很多。

当然,在众多加班人中,也不排除一部分人苦于领导带头加班,自己只能留下来“表演”加班,为卷而卷,“摸鱼”成为了必备的工作技能。

此外,打工人也很实际,不少互联网企业规定员工加班到8点后有餐补,10点后可以免费打车,在这两个时间点离开的人也不少。

“有的时候你工作到7:45了,但是到8点你就可以有30块餐补,接下来你的每分钟就值两块钱。”朱怡告诉记者,她发现,部门在8:00-8:30之间离开的人不在少数。


大厂带头“反加班”

频发的加班猝死等不幸事件,以及旷日持久的“反内卷”讨论,一定程度引发了企业和互联网人对于加班文化的反思以及对于员工心理健康的关注。

第一财经记者独家获悉,在去年末一场腾讯员工内部沟通大会上,腾讯董事长马化腾就曾提到希望鹅厂员工更加关注心理健康。去年底时,腾讯IEG一位优秀的客户端引擎leader 不幸离开,马化腾提及此事表示非常难过, 这也让他想到身边还有很多人需要关注心理健康,“我也希望公司能有更大投入,大家更关注身边朋友、同事的健康。”马化腾说。

可以看到的是,“反加班”文化已经陆续在腾讯多个业务部门开始。2022年后,微信事业群部分部门试行了“1065”工作制。

腾讯微信事业群员工雪瑞告诉第一财经,年后“1065”工作制规定实行后,内部加班情况的确好很多,自己所在的部门六点之后就可以下班了,八点左右人就基本走光了,但她同时表示,也有一些其他部门八点多才陆续有人离开。

雪瑞表示,办公室晚间会有保安巡逻,如有员工十点还没离开,保安会来提醒下班。此外,雪瑞所在的部门也不存在下班回家继续工作的情况,“基本上下班后群里就安静了,领导不会再安排任务。”

微信事业群此次工作制改革执行到位,很大部分原因在于规定“领导带头按时下班”,这让员工看到了管理层此次推行“1065”工作制的决心。毕竟对领导来说,保证产出和绩效更符合他们的诉求,仅仅口头上的工作时间规定不能代表什么。

不过雪瑞也表示,目前执行时间还短,并不能确定这项规定是否能持续,假如有新项目需要上线,加班应该是难免的。此外,因为执行时间较短,加班减少后是否会影响到绩效还不得而知。

这不是腾讯第一次做减少加班的尝试,此前,腾讯IEG(互动娱乐事业群)推出了周三“健康日”的规定。在此基础上,2021年6月,光子工作室进一步发布了加班管理及指标,规定在周三健康日早9:30上班,晚18:00下班,而其余工作日必须在21:00之前下班,同时周末全面双休。

一位天美工作室员工对第一财经表示,自己所在部门的作息时间与光子工作室规定类似,每周有一天的健康日,可以保证在六点左右下班,其他工作日的上下班时间在9:30-21:00左右,到点后群里会有下班提醒。不过,遇上紧急项目,加班至23:00也是难免的。

除腾讯外,字节跳动在去年11月也宣布推行过“1075”工作制。规定中提到,工作日7点后加班需提交申请,写明理由经过领导同意,每天最多加班3小时。此外对于加班工资也有了明确规定:工作日加班工资为原有的1.5倍,休息日加班工资2倍,节假日加班工资3倍。

在字节推出“1075”后,脉脉的字节同事圈内一份600多人的投票显示,9点之后下班的人占72%,其中10点至11点下班的人有30%, 11点之后下班的人占据7%。

佳莉告诉第一财经,部门目前的下班时间还是在九点左右,“大家还是按自己的工作节奏来,这样能有更多产出,保证绩效。”

“这种规定就是应对上面说你太卷了,要拿出一点行动来。”佳莉同时表示,在网上热烈参与质疑和吐槽后,但有时回到工位继续加班的情况不可完全避免。


走向“反内卷”时代

取消加班文化不会一蹴而就,但不能否认任何改善性的尝试。“如果整体就是996或者越来越内卷的风气,有人逆行就是开了好头。”有大厂员工在社交平台表示。

智联招聘最新公布的调研显示,有近3成的职场人认为,在移动办公时代,“强制下班”是伪命题,下班后依然随时待命;还有2.9%的职场人反对不加班,认为会影响薪资收入和晋升发展。不过,也有约45%以上的受访者认为“强制下班”能够缓解工作压力、利于个人身体健康,促进工作和生活平衡。

而当“反内卷”呼声在互联网大厂愈演愈烈后, 越来越多大厂走进了“反内卷”时代。从去年7月起,快手、字节、美团优选先后宣布取消“大小周”,至少到目前为止,互联网已经基本实现周末双休,在去“996”的路上前进一小步。

与此同时,有关部门也开始介入对加班文化的整治。3 月 15 日,北京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发布通知称,即日起至5 月 15 日,北京将集中排查整治超时加班问题。

据通知的信息,这次集中排查整治的检查对象主要是超时加班问题“易发多发”的重点行业、企业、园区,其中,互联网(平台)企业及关联企业会成为重点,排查整治内容包括工时和休息休假权益维护等。

艾媒咨询CEO张毅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认为,加班本身是对效率的漠视,好的企业文化应该推崇高效,而不是通过加班去堆时长。

特别是当互联网行业出现转折点,野蛮生长的时代过去,此时企业需要的不是加班,而是更加精细化的管理和高效率的运营。

拉勾招聘创始人兼CEO许单单对第一财经表示,过去十几年,互联网处于高速发展的快车道,在行业发展初期,市场竞争剧烈,玩家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和资金抢占市场、赢得用户、占据领先地位,这导致互联网行业进入一个相对高压的工作状态。

“现在野蛮争夺战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互联网行业的格局相对稳定,企业竞争环境放缓,企业的工作节奏也会相对放缓。因此,反内卷、反加班就会凸显出来。”许单单表示。

“自由的工作氛围、相对轻松的压力环境,也更符合95后和00后的生活习惯。”张毅补充认为,“反内卷”的潮流,也是顺应时代的发展。

在互联网行业增速明显放缓的阶段,适当缓解劳资紧张,释放人文企业文化,营造相对比较轻松的工作环境,对于企业未来提升效率,做好更深远的布局,也是更有价值的事情。人才战略、组织文化的建设和升级都是接下来企业竞争的重要支撑。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