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0220411162750.png
长江日报记者在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网站上,输入关键词“水军”,显示有网友投诉739条。一位投诉者气愤地表示:“店铺四处找水军虚假宣传,消费者就永远看不到真实评价。”

代刷好评的网络水军在互联网浪潮中应运而生,用户评价正在广泛影响着产品销量和商家信誉。一份研究报告显示,产品评分每增加1分,该产品收入就会增加5%-9%。

这不是一个新事物,却是一个屡禁不止的老问题,记者近日就此进行了深入调查。

曾经的网络水军爆料:

写虚假好评,50多单赚了400多元

小林是某高校的一名大三学生,她现在哪怕在网上买一条毛巾,都会拍下商品实物图并认真写下真实感受。小林说,这是为了弥补自己内心的“罪恶感”。

两年前,小林短暂做过两个月的网络水军,给30多个店铺写过50多条虚假好评,一共赚了400多元。当小林从网络水军群退出后,她给自己提了一个要求:“之后网购时每一个订单,都要写出真实评价,为他人提供真实参考,算是弥补之前的过错。”

小林的堂嫂、堂姐和几个好友都曾做过网络水军。大一寒假在老家,小林看到刚生完孩子的堂嫂在家里做淘宝刷单的兼职,“这种作假骗人的事你都做?”她劝堂嫂别干了,免得误导他人。堂嫂回她,“你不做总有人做,水军群里有那么多人呢。”

劝堂嫂收手的小林没想到,自己后来也成了网络水军的一员。

那年暑假,小林在老家考驾照,每天坐车、吃喝都要花钱,她不好意思伸手找父母要。正在为暑期生活费来源发愁时,小林一个做淘宝刷单的朋友在朋友圈晒出了自己的收益截图,数额还不小。这让小林心动了,她想着利用学车的空闲时间网上刷刷单,挣点钱补贴每日开销。

小林按照要求支付了256元“加盟费”后,便被朋友拉进了一个网络水军微信群。刚进群的小林就被吓了一跳,群内成员有400余人,消息不断刷新,网络水军工头不断发布刷单任务,大家热火朝天地抢单。这让小林第一次感受到,在不为人知的角落,有一群人正默默操纵着互联网评价体系。之后,像这样规模的网络水军群,小林又陆续进了4个。

正式做网络水军前,一位网络水军工头对小林进行了一番“培训”。这个网络水军工头要求小林,刷单时不能直接点进商家店铺进行购买,要最大程度模拟普通人网购时“货比三家”的步骤。这些步骤有:首先搜索所购物品的关键词,点进几个非目标店铺的商品页看商品详情;然后多次刷新直至在“相似推荐”里找到刷单的店铺;之后再点击商品评价页,滑动查看好评;最后购买并确认收货后,给商家进行好评。

小林介绍,网络刷单分为垫付现金和不垫付现金两种类型。不垫付的一般是小额商品,商家会提前把本金转给刷单的网络水军,购买完成并刷完好评后商家再结算佣金,一单通常是5元-10元。需要垫付的一般是家具类等大件商品,网络水军需自己先垫付500元,商家会补齐余下费用,在确认收货后商家会退还网络水军之前垫付的本金。小林称,需要垫付的订单佣金,一单在15元以上。

刷单的网络水军虽然是假购物,但商家有时会真的发货,寄来的通常是空空的快递盒或者塑料袋。小林介绍,大方的商家也会送一些小礼品,她甚至收到过商家发来的刷单商品。

确认收货后,小林开始写好评,她提醒自己要做有底线的网络水军。她做网络水军时,在好评中不会使用“非常完美”“超级好用”等夸张字眼的评价,而是用“商品比较适合我”“我用起来觉得还不错”等相对主观的评价。

写完评价之后,小林将好评截图提供给商家,商家确认后通过微信支付佣金,这样一单才算完成。做网络水军的两个月,小林给30多个店铺刷了50多单好评,除去256元的“加盟费”,她赚了400多元,补贴了那年暑假的生活开销。

暑假结束,返校后的小林在收到家里打来的生活费后,果断退出了之前加的5个网络水军群。如今,小林每一次网上购物之后,都会认真进行点评,给出自己的真实评价,但她已不再相信网上的好评。

水军“工头”是名大学生:

一次任务少则2人多则近30人

和小林一样,小凡也是一名在读的大三学生。和小林不一样的是,小凡认为通过网络水军刷好评,是互联网环境下的正常营销手段。

小凡对外介绍自己为一名“数据运维师”。小凡向记者解释,这个名号只是听起来高级,其实就是网络水军工头。无论是生活中还是采访中,小凡都不避讳谈论自己的身份。她直言:“你看到的很多‘网红’推广,都是我们造出来的虚假流量。”

两个月前,一位做新媒体推广的朋友邀请小凡做兼职,“不用来公司,在学校就能赚钱”。小凡后来才知道,所谓的兼职就是组织网络水军给商家刷好评。

小凡形容自己的工作像一个中转站。每天,小凡的上级代理会将任务发给她,她再组织网络水军进行推广。“要么是组织大家发原创博文或视频,要么是跟评点赞、留言和转发。”小凡说。

任务不同、平台不同,所获佣金也不同。跟着小凡做刷单任务,佣金不算高。在知乎、微博上点赞一条,赚0.3元;微博上代发一条内容,赚0.3元;知乎上代发一条内容,赚0.5元;在B站上点赞、收藏、转发,赚1元;在小红书上代发一条原创笔记,赚3元。

起初,小凡曾通过朋友圈招募网络水军进行刷单,但朋友圈里多是和她一样的大学同学,这样的收入很难吸引到大学生。之后,她通过QQ招募了一批初中生和高中生。截至目前,小凡的网络水军群里已有近60位活跃者。小凡告诉记者,做水军赚不了什么钱,每天也就赚个奶茶钱。

小凡解释,做一次任务所需的网络水军人数少则2人,多则近30人。她向记者强调:“为了避免被系统识别出数据造假,水军转赞评的时间不能过于集中。”

做网络水军工头,耗费了小凡大量时间。有时任务量大,她要花一整天时间盯进度。有些任务派得急,哪怕她正在上课,也要迅速把网络水军组织到位。

记者在小凡的网络水军群公告中看到,网络水军佣金半月一结。每月的1日和16日,大家将自己的收款二维码发给小凡,她再统一打款。

目前,打算考研的小凡正在物色合适人选,接手她的网络水军刷单业务。小凡说,“等我考研结束后,还会继续做。”

记者加了三个网络水军群

竞争很激烈,不是每个人都能抢到任务

为了解网络水军的工作流程,记者近日加入了三个水军群。在成为网络水军的一个月时间里,根据水军工头的安排,记者给抖音上的博主点过赞、控过评,在微博上发过虚假的用户体验,还给外卖商家杜撰过五星好评。

在第一个网络水军微信群中,群成员有58人,记者和其他网络水军一起负责给抖音、小红书博主的视频点赞、评论。每天,群主会将视频链接、拟好的评论文案以及所需网络水军人数发到群内,大家拼手速抢任务。3月29日之前,一次点赞和评论,网络水军完成一次任务可获得0.5元的收入。3月29日,经过一轮涨价后,网络水军完成一次任务的佣金增加到了1元。无论是涨价前还是涨价后,群友们的竞争都异常激烈,记者很少能抢到任务。

在第二个网络水军微信群中,记者需要给外卖商家杜撰虚假好评。每天中午11时左右,群主会将需要刷单的商家链接发在群里。接单前,群主会提醒各位网络水军任务暗号,例如在备注中写上三个“!!!”。商家接单时,看到三个感叹号,就明白这是网络水军下的单,不再配送。一小时后,记者需要在外卖订单上主动点击“确认送达”,随后再点亮五星并写下好评。至此,一单任务才算完成。次日,群主会将之前垫付的外卖钱退还给刷单的水军,并发放3元酬劳。

4月6日,记者在完成一笔外卖刷单后,前往刷单餐馆实地探访。按照地图上的位置,记者在武广附近的一条背街拐角找到了这家餐馆。令记者意外的是,狭小脏乱的现场与外卖平台上装潢精致的餐馆照片完全不同。记者现场看到,五六十平方米的店铺显得很拥挤,一张简陋的打包台后,是两位厨师在灶台前忙着烹饪。这家餐馆的老板告诉记者,他们在武汉共有6家门店,只做外卖不做堂食,外卖平台上的订单量和好评量对他们非常重要。记者在外卖平台上看到,截至4月7日,该店铺共获好评4467条,近期差评为24条。

在第三个网络水军微信群中,记者承担着微博代发的任务,例如,从未植发的记者代发过一条“满意的植发感受”。代发内容无须自己创作,水军工头会发来文案和图片,直接搬运即可。完成一单微博代发任务,可赚2元。

在记者做网络水军调查的一个月时间里,有水军工头多次提醒记者:“写评论要有氛围感,不能被人一眼看出是水军。”例如,在给推广假睫毛的美妆博主写评论时,网络水军常用话术为:“搞得我也想买假睫毛了”“限你两分钟之内告诉我假睫毛店铺”“大眼神器,给我买!”

记者先后加入的这三个网络水军微信群,每日生意兴隆。以记者最早加入的网络水军群为例,一天之内群里发布的各类任务有20多个。任务虽多,网络水军也多,抢任务并不易,发在群内的任务常常秒光。一位群主告诉记者,在她负责的网络水军群,赚得最多的网络水军一天也就赚十几元。“竞争很激烈,不是每个人都能抢到任务。”这位群主说。

专家观点

利益驱使虚假交易屡禁不止

立法执法监管组合拳治理网络乱象

记者注意到,一些网络平台曾多次开展打击网络水军流量造假等行为。3月24日,抖音官方发布公告称,平台持续对通过机器批量注册、发布垃圾评论、刷量刷粉、参与刷榜等造假行为展开重点治理。2022年2月1日至3月下旬,已整顿处理账号355249个。

去年年底,微博官方也曾对568条同质化恶意营销内容进行了删除处理,并对37个账号采取禁言7天到30天不等的处置。

山东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纪淑娟从2013年开始关注网络水军检测方法研究。在她看来,网络平台评价机制很难做到严丝合缝,在利益的驱动下,网络水军日益呈现组织化、层级化的特征,并形成了灰色产业链。

近两年,纪淑娟和团队成员发表了一系列文章,提出了多种无监督学习算法,用以检测网络评论中的网络水军群组。纪淑娟解释,这些算法从不同角度分析每个人留在网络世界的“数字脚印”,将网络水军及他们留下的虚假信息进行分类和统计分析,结果可供平台进行决策处理。

在从事人工智能研究的纪淑娟看来,打击网络水军,仅从技术层面无法彻底解决网络水军的泛滥,立法、执法、监管这三者缺一不可。

今年年初,《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征集意见。这份征求意见稿中提到,应用程序提供者应当规范经营管理行为,不得通过机器或人工方式刷榜、控评,营造虚假流量。此外,公安、网信等部门要加强监督执法,各网络平台要强化主体责任。

3月17日,国务院新闻办就2022年“清朗”系列专项行动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网信办负责人会上表示,流量造假、黑公关、网络水军,是很多网上乱象的源头,严重影响了网络秩序,危害了网络生态。在这个问题治理上,今年会加强对流量造假、黑公关、网络水军全过程、全链条的治理,防止网络乱象反弹回潮。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